幼儿园园长是我干妈叻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以前是写文的

艾瑞dei岛震(虽然小透明不敢磕不敢磕)
这样下去怕是要塌
我要提前准备好救生艇

只有我一个人期待今天的同框是为了看身高?

希望你们能火他个天翻地覆,但在那之前更愿意你们做喜欢做的事,成为想成为的人。
最大的愿望其实真的只是听你们好好唱歌。

燎原

心好累站了五年的凯源
怕是要翻车了
源儿最近的身高蹿的让我害怕
朝阳股怕是要涨停了
俊俊的软妹脸
什么少女攻也是攻
我怕是要打脸了

Hello?真的想看到第三家占领封面?

我要重新开始写文了,哈哈哈,之前的那篇删掉了……哈哈哈………


当我们穷途末路,只能背水一战。


如果没有想要的结果,只有退圈。


我曾说过凯源在,我就在,可是没有人愿意无名无份的过一辈子。


作为凯源党,不论转唯还是转团,都是一种耻辱。


Born to love .为爱而生
蟹粉小汤圆为凯源而生。

一首没有名字的歌

其实算算喜欢他们没有特别特别久,我不知道他们大手拉小手走过的曾经,也不知道洋葱的故事,我只是在2014年高考前的五一从微博热门上看到了这两个不知道何名何姓的小孩,我承认我真的是很肤浅的颜狗,再打开微博看到照片的一刹那我就知道我在劫难逃。
把他们的照片拼在一起告诉朋友们我发现了两只小正太,她们告诉我早就知道了,还对我说他们唱歌也超好听……可是啊,最后和我说着这些话的人在远道而来的路上慢慢的都走散了。
喜欢所以想去了解他们的一切,于是我看到了他们一路走来的合唱,看到了黄金年代,看到了男自最后看到了TFBOYS这个组合,我一下明白了原来是三个人啊,然后我对第三个人点了关注,不分高低顺位的评论,点赞,打榜,可是时间久了,我发现我喜欢的还是最初认识的两个小朋友。
那个时候公司还会发两人的消息,那个时候自制节目还会有凯说源来这样讲,那个时候还会有合唱的Live,那个时候并不是每一次节目都有第三人,那个时候我和一大批人一样安静的圈地自萌,安静的打榜,安静的别无所求,直到最后我们安静的一无所有。
我们被无数的唯粉团粉叫做岛鸡,我们被骂恶心,我们被骂滚出四叶草这个大团体,我们的所作所为变的一无是处,因为我们已经成了过去式,公司口中当初的凯源饭。那些年我们捧在手心的两个孩子再也没有安安静静的一起唱歌,唱他们喜欢的歌,他们被安插在一个当红的组合里,被公司牵引着企图朝着唱跳具佳的方向发展,流的汗和着泪滴在地板上换来的却是掏粪男孩的嘲笑。
想想,我多怀恋那两个十指相扣并肩往前的孩子,不用在意外界的眼光,想唱就唱,唱什么自己决定。有人谈“初心”,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我们的初心就是凯源,一路走来太多人离开,但当看到两个孩子重新再在一起发出第一个音符,还是会泪流满面,就像那场明天,你好。715多少人从四面八方汇集到重庆,只为纪念当初的竹马情长,这不是脑残,这只是给自己的执念找一个现实的行为寄托。有人谈理智,追星本来就不是一种理智的行为,如果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能用理智来控制,那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谈何而来?
815没有得到的,只能从日后讨回来,没有一个人会闲到变着法的上热门草热度,古人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而我们在山前看不清前路和未来。我们只能用自己的方法摸索着,不管是好是坏,黑暗无边,我们却只能抱紧自己的双臂,与己并肩。不求每个人都能支持,但至少请理解,请不要否定我们的存在。
今天22号了,终于在不知道多久多久以后又看到了凯源的合唱,一首好听可是却没有名字的歌,粉丝说,那就叫他:一首没有名字的歌吧,看,多心酸啊,为什么他们辛辛苦苦唱出来的东西最后就像垃圾一样和厚重的尘土一起被埋葬在了过去。就像一个新生命,还没发出第一声啼叫向世界宣布他的到来就已经被扼杀,多么残忍。
2015年的夏天,南京气温30摄氏度+,听着来自那年冬天的问候,心凉成一堆冰块。
每天刷微博,很多人支持,很多人反对,很多人说又是脑残粉,组合不如散了算了,可是我们只是简单的想得到官方的认可啊,谁不希望自己的付出得到肯定?人不都是一样的吗?凯源家真的很好哄,只要公司一个简单到不行的认可,一首简单到不行的合唱,什么都能解决。
然而呐喊在装睡的人面前最无力。




有人说,如果王俊凯没有遇到王源,这个世界差他太多。
如果,这辈子没遇见凯源,这个世界欠我们太多太多。